【视频】吕剧《逼婚记》即将迎来60岁生日!早期的录音版本,你肯定没听过…

作者:吕剧微信号:Chinalvju发表时间 :2018-12-27


《逼婚记》片段绣楼联姻
高秀文&张艳芳

一出好戏六十秋
齐风吕韵响神州
2019年,是中国吕剧优秀保留剧目《逼婚记》首演60周年。六十载戏韵万千,几代人经典传承,可以说,有吕剧的地方,就有“本县一阵犯疑猜”。
1集体智慧重构经典
《逼婚记》是脱胎于连台本戏的传统剧目。传统吕戏中,连台本戏占据着很大比重,他们可以连演几天甚至几十天,有名的像《回龙传》《五女兴唐》《啼笑因缘》等。1958年底,济南市吕剧团将连台本戏《温凉盏》改编成了《逼婚记》;1959年初,该剧开始在济南上演。
当时的《逼婚记》,在艺术上是不甚成熟的。起初,老艺人于廷臣召集了当时的老艺术家,一同回忆整理了一折,并在大同剧场为有关领导做了汇报演出。领导认为该戏主题不错,又有济南特色,可以加工演出。于是又以于廷臣为主进一步改编了此剧,大大删减了《温凉盏》的情节,增加了皇姨的丫鬟“春梅”这一红娘角色,改名《逼婚记》。
六十年代初,济南市文化局、文联又抽调高洁、祁耀宇等帮助修改逼婚记。这次修改,渲染了县官刚正不阿、不畏权势的性格,也增加了戏剧色彩,同时将原本为丑角的国舅改为花脸,突出了县官与国舅的反差与矛盾冲突。此外,该剧由于原本有乾隆皇帝的戏份,所以服装为清代,这次改为了明代服装,删掉了皇帝这一角色,也使得舞台上服装色彩更加绚丽。岳鹏导演;集体讨论编剧,于廷臣、高洁执笔;集体音乐创作,赵怀刚、张玉润、盛善禄整理。
实际上,这个时候的《逼婚记》,与我们现在所看到的版本,还是有很大出入。下面我们来听几段1961年的录音,感受一下。此录音是由笔者个人收藏的唱片转录而成的,因为历经浩劫,唱片损坏比较严重,音质有所影响。
2进京演出轰动一时
1962年10月,济南市吕剧团70余人晋京演出,带去的剧目除《逼婚记》外,还有《姊妹易嫁》《闹房》。这次演出,是《逼婚记》走向艺术成熟的关键节点。1962年10月7日《北京晚报》
作为重点剧目,剧团对《逼婚记》的演出能否成功还没有把握,于是在为文化部汇报之前先进行了内部彩排,并邀请著名戏剧家孟超、马少波、虞棘等观看并希望他们给予指导。
著名戏剧家、中国戏曲改革的开创者马少波先生倾力帮助,边改剧本边导演,重新排了“绣楼联姻”与“县官搜楼”两场戏,并将《逼婚记》改名为《藏楼搜楼》。经过改动,该剧的文学性、艺术性有了很大提高,在北京的公演中赢得了好评。可以说,马少波先生为现在我们看到的《逼婚记》版本起到了奠基作用,而如今该剧的说明书上,连先生的名字都未提到,不得不令人费解。
10月20日,该剧在人民大会堂汇报演出,彭真、徐特立、周扬、夏衍、林默涵、罗瑞卿等党和国家领导人观看了演出,并给予了很高的评价。尤其喜爱吕剧的彭真还与夫人一起到后台看望演职员。
10月22日,中国戏剧家协会为《藏楼搜楼》的演出举行了座谈会,张庚、翁偶虹、孟超、荀慧生等众多专家都对该剧做了很高的评价,大家认为该剧生活气息浓厚,主题鲜明、结构严谨、语言生动、“土”而不俗,整个演出格调诙谐幽默、意趣盎然。特别对饰演县令的李同庆给予了很高的评价,认为其表演与演唱都代表了丑角艺术的成就。
此次晋京演出,引起了巨大轰动,北京方面共举办了三次演出座谈会,演出情况由中央电视台(当时称北京电视台)转播,《人民日报》《光明日报》先后发表了15篇评论文章。后来,该剧又到天津、陕西、河南、福建等地演出,《逼婚记》、李同庆与济南市吕剧团名声大噪,各地吕剧团纷纷学习排演。
1963年,山东省吕剧团接到了赴港、赴东南亚的演出任务,演出剧目单就有经典剧目《逼婚记》。为排好此剧,李同庆先生被调往省吕剧团。虽然因为形势变化等原因,出境演出未能成行,但这足以说明《逼婚记》在当时的巨大影响已经波及海外。
3登上银幕走向世界
十年动乱中,《逼婚记》被打成“反党反社会主义”“为彭德怀翻案”的“大毒草”,参与编、导、演的主要人员都受到了不同程度的迫害。资料显示,当时的剧作者和剧团领导被打成“反党分子”“黑线人物”“反革命修正主义分子”,作者被打得耳聋,剧团领导被打得鼻管破裂,剥夺人身自由权利。
李先念接见《逼婚记》演职员
1978年,禁锢12年之久的《逼婚记》在“拨乱反正”中获得重生,并于9月份为李先念演出。1979年,由长春电影制片厂拍摄成彩色电影在全国公映,该电影出现了一票难求的场面。当然,这时由于原演员工作调动、去世等原因,演出阵容发生了变化。
电影《逼婚记》宣传海报
电影《逼婚记》播出后,该剧的传播在一定程度上打破了时空限制,被全国几十个剧种移植学习。近年来,济南市吕剧院还多次在国内外各地演出《逼婚记》及其片段。如今,除济南市吕剧院前后有四代人传承此剧外,很多剧种及各地吕剧团也还在传唱。
值得一提的是,就在近日,济南市吕剧院赴土耳其参加新年庆典系列演出,《逼婚记》片段再次出国。
新版《逼婚记》2017年剧照
《逼婚记》的成功,其原因是显而易见的,这部戏在不断地修改提高过程中,具备了很高的文学性、思想性、艺术性。
该剧在民间文学与文人文学之间找到了最佳契合点。脱胎于吕戏传统剧目的故事,本身就有着纯文人故事所不具有的基层风采,而其创作团队中,既有像于廷臣这样的长期在民间演出的底层艺人,又有像马少波这样的深谙古典文学的大文豪,集体创作智慧使得剧本、音乐各方面以乡土气为主,融合了书生气、侠义气、贵族气等剧情所需要的各类元素,使得这出戏能够说人话、接地气,雅俗共赏。
该剧将勤政爱民与惩恶扬善思想展现得不落俗套。虽然名字叫“逼婚记”,但展现的重点是“促成美姻缘”,更加具有传奇性。这出戏用不足够多的笔墨,勾勒出了历城知县这个古代清官的形象。讲政治并不一定就要喊口号,主要人物并不一定就要高大全,历城知县的正义感、幽默感,使群众感觉这个角色不是高高在上而是就在他们身边。这种艺术作品所透露出的思想性,是由内而外的,没有斧凿痕迹。
该剧是戏曲表演与地域风格的在艺术上的完美结合。地方剧种最大的特点就是地方特色,作为“三小”戏起家的剧种,吕戏的“小丑”行当发展较为完备,《逼婚记》也因此开创了中国戏曲“清官丑扮”的先河,剧中寓庄于谐的幽默、以退为进的智慧,都是吕戏在解放前的艺术积累。李先念说,《逼婚记》像大葱大蒜,就目前来看,地方戏曲的出路还是发扬地方特色,拒绝泛剧种化的发展倾向,才能固本强根。
自1959年首演以来,济南市吕剧院的《逼婚记》经过了大大小小数次改动,直到1978年,该剧已得到普遍认可、长影拍摄影片时,很多场次还进行了调整;而《逼婚记》这个剧目,在全省也衍生出了诸多不同风格、各有特点的版本。回顾《逼婚记》的创排与流传史,能够给如今的剧目创作带来很多启示。说人话、接地气,潜下来、扎进去,好戏永远是不断打磨出来的。
1979年电影《逼婚记》
张万真、张艳芳、高秀文 等

关注吕剧微信公众号,获取更多图文精彩内容